您的位置: /  网站首页  /  新闻中心   /  HR宝典
  /  详细内容

两个员工,老板只买一个冰激凌,结果……(十)

2017-10-23 586次
摘要: “大家好,我是孙得发。”新员工培训周,孙得发给自己安排了一堂课,那就是让新员工们了解熟悉本部门、本岗位即将开始的工作内容。

孙大江刚送走一个客户,一边把马可丁迎进办公室里,一边剔牙,“傻小子,什么时候到我这里来啊?……老谭走的事儿我听说了,北京这地方,说小不小,可说大也不大,尤其是广告圈就这么大,还能没点动静?……你自己怎么打算?一朝天子一朝臣嘛……换了头儿,你们这些下属肯定也要换一茬。这样吧,啥也别说了,就到我这儿来,怎样?报社那边给你的底薪大概是两千来块钱吧,我直接给你开五千,提成另算,过来吧,明天就上班。”

“孙老……板,既……然您……这样说……了,那我还有啥……说的?”马可丁鼻子有点酸酸的,“我答应您,明……天过来。”

“哎,这就对咯。”孙大江坐到沙发上,看着倒水过来的马可丁,“我早就盼着这一天咯。”


叶眉听说孙大江给马可丁的底薪是五千元,直接张大了嘴巴:“不是吧,直接给你开五千?”

“当然是有条件的嘛。”马可丁虽说心存感激,但对于一个陌生的行业来说,还是有些心里没底。

“什么条件?”

“我负责……新品上市工作,今年一年,包括……北京在内,至少……打开三个省区的市场。”

“北京?他公司不是已经在北京了吗?”

“公司总部……搬到北京……跟……打开北京的市场不是一回事,所以我的……任务,就是今年把鸡……鸭系列产品,在……包括北京在内的三个省区基……本占领市场,每……个省区至少要铺开三……个以上地级市或者区。”

“这个任务也不轻啊,算起来每个月就得一个区啊。”叶眉有点忧虑。

“没……关系,大……不了去扫街呗。”

“扫街?”叶眉狐疑地皱起了眉头。

“嗯。到……时候,我……在前面扫,你在后……面骑着车子拉着,夫……唱妇随嘛,哈哈……”

“真的要去扫大街啊?”叶眉睁大了眼睛。

“哈哈……跟你开……玩笑的,就是去……跑市场呗。只要……不怕吃苦,我相信我能行。”马可丁信心满满。

“你……”叶眉娇嗔一声,抱了抱马可丁,顺势亲了一下。

马可丁出身农村,总觉得是自己高攀了,找到这个女朋友赚了,心里总是对叶眉又心疼又爱怜,只要出差,不管在哪里,见到好吃的好玩的,总要给叶眉带上一份。叶眉虽说出身京城,自幼生长在蜜罐里,没吃过什么苦,但她心善,感情细腻,马可丁对她的好,她能记在心里,所以能与马可丁你来我往,浓情蜜意,如胶似漆。

享受着叶眉的爱,马可丁心里充满了幸福和甜蜜。

“大家可以看一下,这就是我们新上市的‘大江’牌鸭血。”营销部的吴总监拿了几盒“大江”牌鸭血的样品,放到了会议室的桌子上,“大家可以看看,一次性包装,美观大方;存放周期长,市场上的散装鸭血,一般只能存放两三天,而我们生产的鸭血,可以存放七天以上,根据我们的存放试验,最长的存放了28天;价格优于市场上的鸭血,市场上的鸭血目前批发价一般在一块八,经过调研,公司决定暂时把我们的货价定为一块四至一块七之间,根据经销商的级别、出货量定价,并且返点。大家看一下,咱们这个仗怎么打,不妨各抒己见,群策群力,形成方案,打一个漂亮仗!”吴总监这一段基本上把精力全放在了新品上市上,销售会议几乎是天天开。

“这还用说?走终端嘛。直接卖给消费者,卖了就是钱,利润空间也大。”营销二部的陈经理历来就主张产品走终端。

“我觉得还是走渠道,找一级二级代理商比较好,这样虽然慢一点,但攻破一个经销商就是花开一大片,多拿下几个经销商,可能就是遍地开花了。”一部的冯经理提出了自己的意见。

“还是直接找三级批发商吧,回款周期相对缩短,面市也快,毕竟咱们这个产品一旦生产出来,不敢积压的。”营销三部的诸经理在冯经理与陈经理之间,建议走走路子,“咱们之前的产品,一直这样走,现在已经占了一部分市场,充分利用现有的销售渠道和市场份额,对新品上市会是一大助力。”

“我支持……诸经理,我……觉得……是走三级……批发商……比较好,”马可丁本来是一部的,却直接把赞成票投给了诸经理,“直接找……最基层的批发商……利润空间……大,回款……也……快,不就是累……一点吗?大家都跑惯……了的,不怕累。”

“马可丁,你才来几天啊,你了解我们的市场吗?”冯经理白了马可丁一眼,心里有些恼怒:这个傻小子,到底是哪头的儿啊!

“没关系,不管了解不了解,大家都可以发表意见,充分发扬民主嘛。”吴总监可是不愿意随随便便就开罪马可丁。

“辛苦一点算啥嘛,咱们做营销的,哪年不得几千万?”有人小声笑。

“就是,没个几千万咱谁都过不去。”有人附和。

“就这命嘛,辛辛苦苦几千万,稀里糊涂三顿饭,哈哈……”众人七嘴八舌。

“别扯淡,说正事儿。”吴总监脸色比较严肃。

“我支持诸经理。”坐在角落的一个小伙子也投了诸经理的赞成票。那小伙子,马可丁有点印象,二部的,叫孙得发,“不过,咱们能不能改变一下销售方式,做电销?”

“电销?”吴总监看了孙得发一眼。

“对,电话销售。”孙得发接着道,“电销成本低,见效快,无非就是多找些客户资料,多打几通电话嘛。”

“我觉得电销不错,几年前别的公司就用电销了。”有人附和。

“我也觉得不错,公司的营销方式是得考虑改一下了。”又有几个人附和起来,会议室里一时热闹起来。

“静静,静静!”吴总监不得不控制会议气氛,“咱们先定策略,然后再考虑用什么样的营销手段,好吧?”

“是是是,先定大的方针,再定具体方法嘛。”有人附和。

几分钟后,会议室里的争论声才渐渐小下来。

最终,大家一致同意充分发动三级代理商,利用现有的营销渠道和已经形成的营销网络,尽快加大力度,扩大战果。

但会议也增加了一项议题,那就是对目前的营销部进行改组,组建电销部。


孙大江支持了营销部的改组计划,即打破原有的部门划分,将营销三部改为电销部,进行试点,诸经理全面负责电销部;积极倡导电销的孙得发开始代主管,调到电销部;电销部人员以招聘为主,原三部的营销人员,愿意做电销工作的留下,不愿意做电销的,调往一部、二部,一部二部愿意做电销的,也可以进行调整。

为了在同等条件下互相比较,公司同意电销部——实际上主要是孙得发提出的工作计划——定员15人,半年后视效果进行调整。

诸经理有点抓耳挠腮:“小孙啊,这个电销工作,我以前可是没管过啊,这个事情,你可不能办砸了,丢了咱的饭碗啊。”

“放心吧,诸哥,只要你帮我协调把人找齐,就看我的吧!”孙得发满怀信心。

“怎么找?”

“半个月之内要到岗30人,然后咱们在30个人中进行选拔,留下20个人就行了。”

“不是吧?半个月你要让30个人到岗?”诸经理瞪大了眼睛,看着孙得发。

“是,这个事儿,咱们得请人力资源部帮忙,得借他们的力才行,这也是他们的工作。”孙得发胸有成竹。

“好,我带你去找李经理。”诸经理二话不说,就带孙得发找到了人力资源部李经理:“李经理,我们来向你求援来了,你得给我招人啊。”

“这好说,招人本来就是我们的工作嘛。”李经理打着哈哈。

“可是这一次任务艰巨呢。”诸经理看了看李经理,“小孙,你跟李经理直接说吧。”

“李经理,诸经理,那我就直接说了。我们希望在半个月内到岗30人。”孙得发淡定地跟李经理说。

“不是吧,半个月内30人到位?”李经理张大了嘴巴,有点不大敢相信。“我们平时一个月都到不了五个人。”

“半个月内到位30人。”孙得发的语气不容置疑,“然后我们要进行半军事化的培训,这方面也需要李哥支持。我判断,电销部真正开始运营,需要将近一个月的时间。”

“你有招聘渠道吗?这个职位的人我们以前没招过。”李经理皱起了眉头。

“我知道一些比较有效的招聘渠道,但要招聘,还得靠你们人力资源部。”孙得发看定李经理。

“都有哪些渠道?”李经理对孙得发提起了兴趣。

“首先,是校园招聘。大学生就业一直是高校不变的主题,春秋两季都是招聘高峰期,全国各地都有大批的高校毕业生需要就业,如果公司能跟一些高校就业办合作,可以到位一部分,而且有可能会是电销的主力。这一点,李哥比我更清楚。”孙得发顿了顿,“这些大学生刚刚毕业,可以说是一张白纸,可塑性强,你把他们培养成什么样子,就是什么样子;而且,这是他们第一份职业,相对来讲,他们会比较珍惜这样的就业机会,职业忠诚度也比较高。”孙得发掏出软中华,分别递给李经理、诸经理,把剩下的直接放在了茶几上,“刚毕业的大学生,虽然没什么样经验,但平均文化程度比较高,比较容易接受新事物、新观念,这也是我看重的。”

“不错,我们在集中招聘的时候,如果职位工作经验要求不是太高的话,我们也会优先招聘大学生。”李经理接下了话题,“还有其他能集中招聘的渠道吗?”

“有,不过是得花点钱,去买人。”孙得发笑道。

“买人?”诸经理看了看孙得发。

“这个,李经理懂的。”孙得发笑。

“哦,就是去找劳务公司,按照我们的要求要人,给他们支付费用就行。”李经理看诸经理不太明白,解释道。

“哦。”诸经理明白了。

“可是半个月就要这么多人,可不大好办啊。”李经理皱了皱眉头。

“这李哥不用担心,这对我们头儿来说,小case。”孙得发笑着看了看诸经理。

“你这小子,我去哪儿解决啊?我又不是银行,又不是提款机。”诸经理骂孙得发。

“哈哈,诸经理申请经费就行了嘛,公司这方面可是不小气哦。”李经理笑着说一句。

几个人一起笑起来。

“然后就得靠网络招聘了,这方面,我相信李经理经验更丰富。其他的招聘渠道也不用我这外行人说了吧,李经理?”孙得发无意中拍了下李经理的马屁。

“好好好,我们尽力而为。”李经理微微一笑。


“小孙啊,这个是电销的事情,我完全不懂啊,新来的人怎么培训?你心里有数吗?”诸经理看着眼前精干的孙得发,心里有点发虚。

“这是我拟的培训方案,头儿,您过过法眼。”孙得发眼睛通红,拿出了熬夜准备的一套方案。

“企业文化也做培训?这东西也太虚了吧?”诸经理扫了一眼培训方案,看了看孙得发。

“头儿,咱们营销部三个部,但发现业绩最好的,还是咱们这个部,最得人心的头儿,也是您。知道兄弟们为什么愿意跟您干吗?别看您经常骂我们,可那是您对我们的严格要求,每次骂,都让我们长见识;真有了事儿,您还护着弟兄们;私下里,您把兄弟们当兄弟,兄弟们跟着您,能学东西,很开心。所以,我来这一年多来,时间不长也不算短了,咱们这个部人走得最少,别的部的人还愿意到咱这个部来。可冯经理心眼太小,我想把那个新来不久的马可丁调来,就是这原因,我觉得那小子心眼太善,说话又不利落,开营销会时没支持冯经理的意见,冯经理肯定要给他小鞋穿。陈经理是个只说空话不干实事儿的主儿。这一年多里,那两个部有一半人都换了。这就是文化。”孙得发毫不掩饰自己对诸经理的赞许。

“你小子,拍马屁也一套一套的呢,哈哈。”

“哪敢啊,头儿,我只是实话实说,毕竟这个企业文化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方面。新员工入职培训,少不了的一堂课。”

“那行,就听你的吧。”诸经理对孙得发的意见表示了许可,“营销方面准备怎么培训?”

“产品知识是一方面,还得培训营销技巧。对电销来说,就是要整理出一整套完整的话术出来,形成固定而高效的沟通模式,三五句话就让客户动心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“三五句话?可能吗?”

“头儿,咱们做营销的,很多情况下就是把不可能变为可能。这是您经常说的嘛。”

“我有这样说过吗?”诸经理看了看孙得发。

“这是我,也是每个新弟兄来的时候您都要说的啊。”

“哈哈,我自己都忘记说这样的话了。”诸经理打了个哈哈。

“可弟兄们没有忘。”

“行了,别扯淡了。”诸经理截断了孙得发的话头,“老师都怎么安排?”

“开学典礼,我想请吴总监或者孙总来讲话,也算是做一场企业文化的宣讲,领导重视就是最好的支持;产品知识,我在犹豫是请吴总监讲还是请王总讲,毕竟他们对产品最熟悉;话术,我这里有认识的不错的朋友,是一家公司电销部的主管,手下有三十多号人呢。另外,我还想请一位专家给新员工讲一下营销心理学,让新员工了解客户深度需求,更容易达成营销。至于您嘛,我知道您不屑于这些琐事儿,也没打算占用您的时间,到时候您就打个照面,出席一下开课典礼就行了。”

“不错,这个营销心理学的课安排得好。”诸经理沉思了一下,“领导致词我跟孙总请示一下吧,如果能请孙总亲自来讲是最好不过的了;产品知识最好也能请王总讲。如果能请公司的最高层来讲,也显得公司对我们这个新兴部门新兴业务的重视程度。”诸经理喝了一口茶,“能争取的我尽量帮你争取到,接下来可就要看你的咯——只话成功,不许失败哦。”

“只许成功,不许失败!”孙得发重复了一遍诸经理的话。


“大家好,我是孙得发。”新员工培训周,孙得发给自己安排了一堂课,那就是让新员工们了解熟悉本部门、本岗位即将开始的工作内容。

“在这个培训期内,将会有学员因为志趣不同而离开,也会因为态度、能力被淘汰,但留下的,都将成为公司的销售精英!展现在你们眼前的,可能会是一条充满了坎坷与艰辛,但又是一条辉煌的大道!

“正式上岗之后,公司将会对各位进行考核,作为销售岗位,销售额将会是你们最重要的考核指标。除此之外,每个人每天搜集了多少客户资料,打了多少个电话,与多少客户进行了有效沟通,一段时间之后,每天与多少客户进行了二次沟通,又有多少客户进行了二次购买,都将会是对各位进行考核的内容。所以,希望各位在培训期间,认真听讲,努力学习,牢记培训老师们传授的各种专业知识产品知识,熟练掌握操作技巧,尽早成为合格的公司一员!祝大家好运!”

在东大桥附近的一家小饭馆里,马可丁与孙得发相对而坐。这是一家淮扬菜的小饭馆,因为孙得发是江苏人。马可丁请客一向如此,都要考虑对方是哪里人,最喜欢什么口味的菜,这也是马可丁人缘好的重要原因。

马可丁点了一瓶花雕酒,要了二瓶二锅头,点的菜是梅菜扣肉、鲫鱼蒸蛋、文思豆腐、香菇油菜,菜一点也不奢华,但典型的淮扬风味,使孙得发非常喜欢这家小饭馆,也喜欢上了这个看起来傻傻的、笨笨的马可丁。

“好久没吃过这么地道的淮扬菜了,”孙得发对菜赞不绝口,“梅菜扣肉肥而不腻,入口即化;鲫鱼蒸蛋鲜嫩可口;文思豆腐香醇,浓厚,令人回味无穷啊。”

“我……没……来过这家……餐馆,还……怕不合你的口……味呢。”马可丁迟迟艾艾,说话速度怎么也快不起来。他举起杯,“感……谢老弟给……我这个机……会,这对我来说也……是一次……挑战。不……过,老弟放心,小……马哥不会让……你失望。”一扬脖,一杯酒灌了下去。

孙得发端起杯子碰了马可丁的杯子一下,“那,小马哥,咱们就摽着膀子干吧!我也听说了,你来公司,也是负有钦命在身的,哈哈,来,干!”

“是啊,孙总亲自嘱托。可是,老弟,我听说你以前是做保险的,咋想着来北京发展呢,咋想着改行了呢?”马可丁有点好奇。

“是啊,我来北京之前,在老家是做保险的呢,保险代理人。”孙得发夹了一口扣肉送下嘴去,“来北京是因为我认识了孙总的哥哥,孙大海。”


  •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