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/  网站首页  /  新闻中心   /  HR宝典
  /  详细内容

两个员工,老板只买一个冰激凌,结果……

2017-10-07 264次
摘要: 马可丁拿到孙大江公司的广告计划时,已经是入职的第28天了。

马可丁拿到孙大江公司的广告计划时,已经是入职的第28天了。


马可丁一炮打响,震动广告部,也一下子成了整个报社的名人。

社长连说了几个想不到:“这小子,真是傻人有傻福啊!”

“可是,这小子学历太低啊,水平得提高呢。”老谭说。


拿到第一个月的工资奖金,马可丁请广告部同仁吃饭,一个一个地敬酒,求人家教他怎么去和客户谈判,饭桌上自然无人不应。

马可丁抽空买了几件衬衣几条裤子,算是置办了一身行头,开始了第二个阶段的打拼。

他白天去跑客户,不管能不能帮得上他的,到了饭点都要请人吃饭,有时候人家拒绝,他就求人家,“哥(姐),我刚来北京没多久,人不熟,你得帮我嘛。”然后拉着人家只管走,“再忙也要吃饭,这个面子总得给嘛。”

晚上他请同事吃饭,那些老油条们自然乐此不疲,有真教的,也有忽悠他的。尽管老谭说他太实诚,劝他别老请人家吃饭,但马可丁说,“求人帮忙嘛,请人吃顿饭应该的,又吃不穷。”

一来二去,马可丁在圈子里落了个“马忠实”的雅号,大家都说他实诚,能共事儿,真名反倒鲜为人知了。

时间长了,他的推销能力、谈判水平也真的在提高。

第二个月将近月底的时候,真就有了客户找他做广告。这次订单不算太大,也就十几万吧。

进到公司第五个月的时候,他成了广告部的销售冠军。

从此以后,广告部二十多人业绩评比,他就没下过前三,业绩没少过一百万的。

他对老谭充满了感激。

逢年过节,他从老家回来,总要拿一些特产回来给老谭,香米,花生,玉米,红枣,家里有什么就带什么,从没空过手。

他在心里,早就把老谭当成了大哥,不管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中,有什么事情都跟老谭说。

老谭表面上对他很严厉,总是批他这里没做好那里有纰漏,但每次都点他怎么做。而一旦看到他有进步,老谭嘴上不说,心底里总是很高兴。


后来有一天,老谭跟他说,“晚上一起吃顿饭吧。”

他说,“好啊。”

他没想到,这是老谭跟他的告别宴。

“老谭,我不能跟你走。”马可丁说这句话的时候,眼圈红红的,心里很难过。老谭要走,是早晚的事,只是马可丁没想到这么快。

马可丁没法跟老谭一起去重庆的原因老谭也知道,就是马可丁喜欢上了报社的一个女孩,叫叶眉。

叶眉是北京人,不可能远离北京去重庆。马可丁舍不得叶眉,自然也不能走。


后来听说,老谭要走,基于两个原因:一是老谭是重庆的,老娘已经八十多岁了,他要回去尽孝,帮媳妇一起照顾老娘;二是他在北京这边的三年合同期将满,而他的发展已经遇到了瓶颈,没有更好的发展空间了。而重庆那边,有一家传媒集团请他去执掌一家新兴的报社,一切以市场为导向,内容要为市场服务,他可以尽情地施展自己的拳脚。


那一晚,马可丁心中充满了感伤,真喝多了。

老谭也喝了不少,但还算清醒。他把马可丁搀回了宿舍。

那一次,是马可丁唯一一次没有结账的晚宴。

第二天,老谭一早的飞机就走了,马可丁没有去送。

因为他还没醒。

醒来后有人告诉他老谭走了,他自我安慰地笑了笑:“不送更好,免得伤心。”

老谭前脚刚走,新的副总后脚就上任了。

三天后,人事部的倭瓜脸经理就又找马可丁谈话了。说是又,是因为老谭还在的时候倭瓜脸就私下找过马可丁,倭瓜脸当时就说员工谈恋爱,两人只能留一个。

马可丁把这事告诉了老谭,老谭直接在办公会上质问倭瓜脸:“报社内部之间为什么不能谈恋爱?”

倭瓜脸对老谭的质问有点心虚:“报社有规定啊,谭总难道不知道吗?再说了,员工之间谈恋爱,影响工作啊。”

当时的老谭,对报社什么时候有这样的规定,不是不知道,但他有自己的看法:“那条规定是什么时候的,二十年前的吧?不看看社会的变化啊?二十年前校园里不准谈恋爱,谈恋爱要开除的,现在呢?现在在学校都生娃了!”

老谭既然开了炮,索性把话说完:“宋庆龄跟孙中山也是一个单位的,杨开慧跟毛泽东也是一个单位的,影响革命了吗?恰恰相反,都对革命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,留下了千古佳话!一个单位就不能谈恋爱?法律法规有这样的规定吗?哪一条哪一款有这样的规定?什么时候规定的?法律法规要是没这样的规定,你私自规定,就是违法!要我看,员工能在自己单位谈恋爱、结婚,反倒更有利于员工稳定呢。”

倭瓜脸拦住了老谭的话头:“哎哎老谭,咱别说那么高大上好不好,咱们就是平头百姓,没有孙中山那么伟大,咱们就是生生死死挣个活命钱,混个肚圆而已,都是一介众生而已。你又不是不知道,有什么财务部的跟业务员沟通盗用货款、业务人员挪用公款私装腰包的道理……”。

老谭一点也不让步:“让员工走总得有根据吧?麻烦你查清楚哪条哪款什么时候规定的再跟我说事儿!我把话说在前头,不管是谁,要是不打招呼,想动我的手下,我就跟你没完!”

在一边坐着的财务经理早就不耐烦倭瓜脸了:“倭瓜脸,说话别夹枪带棒的啊,照你那么说,我们财务部最容易内外勾结,吃里扒外,挪用公款,贪污受贿了呗!照你这么说,我们财务部就不要娶妻生子,不要谈婚论嫁,活该断子绝孙呗!”

倭瓜脸连忙摆手:“别别别……我可没那么说啊。”

那次会议不欢而散,此事自然就不了了之。

可现在,马可丁心里明白,老谭走了,只怕就没人那么罩着了。想到这里,马可丁干脆眼睛一闭心一横,豁了出去:“不就是想让我走吗?没问题,我走!”

去他妈的!马可丁想,不让干就不让干了呗,找什么理由!要是看你顺眼,根本就不要找理由;可要想让你走,就有一百个一千个理由!


可是,跟叶眉说的时候,叶眉还是有担心:“你就找找新领导,跟新领导表表忠心,重新站队不就行了吗?”

马可丁笑了:“这事儿由不得咱们啊,我也想还跟你在一起啊,可一朝天子一朝臣啊,人家针对的是老谭,是要清理老谭的残渣余孽,要斩草除根的,这你还不清楚啊……”

叶眉有点担心:“那你出去能找到工作吗?”

马可丁捏了捏叶眉的脸蛋:“放心吧,此处不留爷,自有留爷处。男子汉大丈夫,还能没个吃饭的地方?只要肯干,到哪儿没饭吃?咱不能说保证让你吃香的喝辣的,但要娶你回家,还不是问题。”

叶眉嗔他:“谁要嫁给你了?我还没说嫁呢。”


说是这样说,可真的要走了,马可丁还是有点舍不得,毕竟这里是他到达北京的第一站,在这里又遇到了老谭,他人生的导师。

就像过电影似的,他想起了自己如何离开老家上的火车,想起了老谭在火车上遇到他的情景,想起了他来到报社的日日夜夜,点点滴滴,简直就跟昨天一样。


十一

出了报社,他给孙大江打了个电话。

孙大江自从见了马可丁,就很是欣赏。

两年多来,孙大江跟马可丁说了十来遍,开出了很优厚的条件,想让马可丁去给他做销售。但马可丁感念老谭的知遇之恩,始终没吐口。

孙大江颇为感慨:“傻小子,还蛮重情重义的呢,这个年代,这样的傻小子已经不多了。”

最后,孙大江说,“不管你什么时候过来,我这儿的大门都对你敞开着。”

当时马可丁就想,要是以后离开了报社,离开了老谭,就来孙大江这儿。

现在,可以考虑跟孙大江谈谈了。马可丁想。


  •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