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/  网站首页  /  新闻中心   /  HR宝典
  /  详细内容

两个员工,老板只买一个冰激凌,结果……(八)

2017-09-25 167次
摘要: 马可丁的别样人生。马可丁是后八零,还只是小学毕业。但马可丁不甘心自己的一生就这样浑浑噩噩地度过,决心要混出个人样来。

马可丁是赵准的手下。

马可丁是后八零,河南人,还只是小学毕业。

但马可丁不甘心自己的一生就这样浑浑噩噩地度过,决心要混出个人样来。

虽然他中学没毕业,但二十岁那样,他还是揣着几百块钱,来到了北京。人生地不熟的北京。

他要到北京来淘金。

在火车上,他邂逅了老谭。

老谭刚被从南方挖到北京不久,现在在北京一家报社当广告部主任。那时候,广告部主任是报社的顶梁柱、财神爷,你要没几把刷子,是镇不住广告部那帮大爷,坐不稳自己位置的。

但老谭镇得住。

因为他曾经率领他的团队,三年间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报纸,打入了全国十强,本人进入全国十大广告人之列。

老谭那天坐火车回京,没买到卧铺票,只能挤硬座,对面就是马可丁。

马可丁把从家里带的火烧、道口烧鸡、还有出门时老妈装的半书包炒花生,都拿了出来,与老谭共享。

老谭问马可丁到北京做什么,马可丁说要找工作。老谭问马可丁都会什么,马可丁说,会耕地、耙地、喂牛、赶马车,会浇地、施肥、打农药,会炒菜、做饭、蒸馒头、烙油饼。

老谭问:“还会别的吗?”

马可丁答:“会啊!还会游水、爬树、摔跤、翻跟头。”

老谭气得笑了,这孩子,真实在!

马可丁问老谭,在北京做什么最赚钱,老谭说:“做广告啊。美国总统曾经有一句话,‘不做总统,就做广告人。’”

于是马可丁说:“好啊,我当不了总统,那就做广告人吧。”

马可丁问老谭什么是做广告,老谭就告诉马可丁,做广告就是有人掏钱,你给他做宣传。

马可丁问老谭,去哪里找这样的工作

老谭看着纯纯的马可丁,感觉颇像《天下无贼》里的阿根,于是就想帮他,下决心要把这张白纸画成世界上最美最新的图画。

于是问马可丁:“你怕吃苦不?”

“我不怕,”马可丁回答,“我什么苦都能吃。”

老谭说,“那你跟我干吧,我就是都市早报广告部的。”

于是马可丁缠上了老谭,一定要跟着老谭干。

于是把马可丁带回了报社,安排他住进了集体宿舍。


但社长不同意老谭收留马可丁,社长看不起马可丁,马可丁不仅年龄小,穿着朴素,说话还有点口吃,说话还浓浓的乡音,让人半懂不懂的,跟人交流很费劲。要学历没学历,能力也没看出来。

老谭却说马可丁有潜力。

社长和老谭两人发生了分歧。

最终,两人各退一步——试用马可丁一个月,行,留下;不行,让马可丁走人。

老谭不得不做出让步,毕竟社长还是社长;社长也给了老谭面子,毕竟老谭是报社的干将,是他的左膀右臂。

于是,马可丁成为报社广告部的一员,试用,但总算是有机会了,马可丁心中对老谭充满了感激。


马可丁最先的目标,是一家食品公司。

公司老板叫孙大江。

孙大江最初买卖鸡鸭出身,先是卖鸡鸭,后来开始宰杀,再后来开始做鸡鸭产品加工,对鸡鸭进行分割出售,生意越做越大,后来又开了几个肉食品店,酝酿自己的品牌运营,再后来又开始和一家渔业公司进行战略合作,成为那家公司金枪鱼产品的全国总代理,正在规划全国的销售网络。

马可丁第一次去到孙大江公司的时候,孙大江已经拿好了行李,正要去上海,已经走到了公司门口。

前台告诉孙大江有人找的时候,孙大江看到了马可丁,问他:“什么事?”

马可丁赶紧自我介绍:“我是早报广告部的马可丁,想跟你谈谈广告宣传的事。”

孙大江匆匆地回了句,“回来再说吧。”扭脸就走了。


回来再说?那就是有希望咯,马可丁暗自兴奋起来。跑了十家公司,这还是第一家公司老板这么说的呢。

谁料这一等,就等了二十多天才再次见着孙大江。

其实孙大江早就回来了,他只出差了一个星期。

那天,马可丁估计孙大江该回来了,就去孙大江的公司找孙大江。

孙大江记住了马可丁,因为马可丁完全就是一副农村少年的模样,穿着土里土气,就像二十年前的农村少年穿越了一样,让人过目不忘。

但马可丁没记住孙大江长什么模样,因为那天孙大江急着走,马可丁根本就没看清楚孙大江的模样,只记得孙大江穿着银灰色的西服,打着领带,五十来岁,其他的一概没印象。

时值春末,天气迅速转热,孙大江回来时,西装已经无法穿了。所以马可丁无法确定是不是孙大江。马可丁问前台孙老板有没有回来,前台自然不会说孙大江回来了,告诉他不仅没什么好处,相反还可能会挨骂挨批,自然是打太极。但孙大江正好听到,便随口答道:“老板还要几天才回来呢。”

随后,孙大江交待前台,这小子再来,把他敷衍过去就完。

直到有一天孙大江看到马可丁坐在楼梯口。

马可丁没有钱,从家出来时就带那一点钱,要维持一个月的生活,只能吃干馒头啃咸菜。人家的吃饭时间,他就躲在楼梯口吃。

那天孙大江刚送走客户,到楼梯间擤鼻涕,就看到了马可丁,看到了正在吃干馒头的马可丁,和他身边装水的罐头瓶。

一下子,孙大江如遭重锤,突然鼻子酸酸的,他仿佛看到了刚来北京时的自己。

他问马可丁干什么的,马可丁说来找孙总的,说自己是都市申报的,来跟孙老板谈广告宣传。

孙大江问:“你在这多久了?”

马可丁答:“二十多天了。”

“那你每天就吃馒头咸菜?”

“嗯。”

“你跟我来一下。”孙大江心中突然涌上来一阵感动,“剩下的别吃了,等会再吃。”

他把马可丁带到自己的办公室,让马可丁等一下。

随即,他告诉郑主任:“第一,你马上安排人出去买15个馒头,半斤腌萝卜,”他指着马可丁刚吃的那样的咸菜,“就那样的。二十分钟之后送过来。”

“第二,你马上通知现在在公司的各部门经理级以上管理人员,二十分钟内,”孙大江看了看表,“两点整,都到我办公室。”

马可丁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:“叔,别买了,我已经吃饱了,我吃不了那么多。”

孙大江的脸上没有表情:“别多说。”

马可丁有点摸不着头脑:“我只想见见老板,谈谈广告宣传的事。”

孙大江说:“你等一会。”


二十分钟后,除了财务经理外出,副总、办公室主任、营销总监带三个经理、市场总监、人事经理全部到齐了。咸菜和馒头也买来了。

孙大江把咸菜切开:“每人一个馒头,一块咸菜,吃了。”

大家面面相觑:“馒头?咸菜?吃下去?”

“吃。”孙大江的表情不容置疑。

于是,每个人一个馒头,一块咸菜,吃起来。

“喝水自己倒。”孙大江指了指饮水机。

马可丁就那么看着每个人手里的馒头咸菜被大口大口地吞下去,有人中途觉得有点噎,就喝口水继续吃。

“怎么样?什么味道,好吃吗?”看到大家都吃完了,孙大江扫视了一眼众人。

“就这么吃,挺好的,好久没这么吃过了。”郑主任脸上堆起了笑。

“你连吃二十天试试?”孙大江看向了郑主任。

“连……吃……二十天?”郑主任的表情僵住。

众人都惊讶地看着孙大江。

“吃不下去是吧?”孙大江指了指马可丁,“可是,就这个孩子,他才十八岁,还是个孩子,为了和我谈广告宣传,就在我们公司的楼梯口,连着吃了二十多天!大家刚吃的馒头是刚出锅的,可这个小伙子,每天吃的是干馒头!”

孙大江顿了顿:“今天在场的各位,我想问一下:有谁的工资在我们这个行业算低的?但工作起来,总是强调这样那样的困难。”

负责生产的副总李言低声说了一句:“我要的人都到不了位,我再有能耐也没法干嘛。”

销售总监附和了一句:“产品出不来,我们再着急也没用啊。”

“不要总强调困难,谁没有困难?有困难就不干了,就拖着?!是干事的吗?”孙大江环视众人:“新产品决策会开过三个月了,到现在还是一塌糊涂,没什么进展!新品上市日期一拖再拖,总是有这样的问题那样的问题!生产部门强调原料不及时,质量不过关;销售部门说产品没出来;市场部门说广告面太小,认知度太低……反正都有困难,这样那样的困难!”

孙大江顿了一下,“以前的事情不再说了,不再去追究是谁的责任了,要追究,首先是我的责任,是我太松懈了!今天召集大家来,是希望大家能跟这个孩子学一学,能有这么一种精神,能吃苦,能坚持,能打硬仗的这种精神!”

孙大江扭头看了一眼办公室主任:“你记录一下。”然后转向大家:“今天临时开这个紧急会议,我要求,新产品一个半月内必须上市!各部门现在就制定计划,把工作落实下去。现在,各部门缺多少人,缺什么人,李经理,你那边应该早就有计划了,需要找猎头公司就找猎头公司,需要登招聘启事,咱们就做广告,你做一下计划,包括卤菜师傅,都要做个计划,不惜重金,半个月内给我到位;周总监,你那边配合营销部吴总监,做一个广告计划;吴总监把本季度的营销计划做出来;王总,工厂那边,你联系冯厂长,做一个生产计划;郑主任,你是公司的大管家,你把公司近期要买的东西也都列个计划。”

孙大江看了看郑主任:“各部门明天就把计划给郑主任汇总,之后报给我,谁迟报了谁负责。从今天起,工作也是这样,谁耽误事谁负责。另外,郑主任,今天的会议内容,你负责转告财务部陈经理,转告不到你负责。”

郑主任:“好。”

孙大江又强调了一遍:“我相信,大家只要想干事,再大的困难都能克服!有问题吗?”

众人异口同声:“没有!”

孙大江转头对马可丁说道:“三天后,你来找我拿广告计划。”


  •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