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/  网站首页  /  新闻中心   /  HR宝典
  /  详细内容

两个员工,老板只买一个冰激凌,结果……(七)

2017-09-19 170次
摘要: 让乙意外的是,新来的销售经理赵准,竟然是自己的老同学。

一大早,乙就给大家带来了新消息:“听说没,今年要庆祝抗战胜利七十周年呢,同时还是世界反法西斯胜利纪念会。”

“不搞大庆小庆了?这样也好啊,让全世界都看看,中国已经不是昔日的中国了!”阿庚先接茬。

“是啊,清朝被洋人的坚船利炮打开了大门,可现在,别说坚船利炮了,你就是发射原子弹,中国也可以还你几个。”甲边工作边聊,一点也不耽误功夫。

“渡江战役的时候,英国就吃了中国的亏了。”克己插嘴道,“1949年4月20号,渡江战役前夕,英国军舰‘紫石英’号不顾中国大战在即的局势,若无其事地闯进长江,意图换防,解放军发炮警告,‘紫石英’号不但置之不理,反而还向解放军阵地开火。在这种情况下,解放军直接反击,将‘紫石英’号舵手室直接击穿,舵手当场挂了,‘紫石英’号失去控制,搁浅在玫瑰岛西边的沙滩上。”

“是啊,‘若有那豺狼来了就叫它灭亡’!”乙有点亢奋起来,“外国人随意欺负中国人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!”

“没错,香港回归了,澳门回归了,台湾早晚有一天也会解决的,中国人被随意欺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!”甲感叹。

“克己,你怎么对历史那么熟悉啊?简直都是活教材了!”阿庚对克己道。

“兴趣呗,别的我不一定在行,历史我可是最感兴趣的了,平时一有空我就看历史资料呢。”克己回道。

“嗯,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呢。”阿庚颇有感慨。

“可是有人就不愿意中国好起来、强大起来,想办法找茬,打压中国。就像老美,就是一个老流氓,一直都把中国看成对头,总是带着他的那帮‘小喽罗’跟中国捣乱。中国刚解放,它纠集二十多个国家,组织‘联合国军’,入侵朝鲜,企图灭了新中国;后来它又入侵越南,还是想把新中国困死。即便是在中国已经取得了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后,老美还是不甘心,就是不愿意承认新中国。那么晚才跟中国建交。”乙开始滔滔不绝。

“你慢点,唾沫星子都飞到人家脸上了。”克己调侃道。

大家一阵哄笑。

乙尴尬地笑了笑,声音轻了点,继续说他的,“中国搞改革开放越来越强大,美国就唆使他那些小兄弟,今天在你门口扔块砖,明天在你门口挖个坑,后天扔一块石头把你的玻璃砸了,再后天在你门口洒一桶粪,反正想办法恶心你,让你不舒服。”

“美国历来如此,不仅仅是对中国。”甲插嘴,“它自以为是老大,谁家的事儿都要管。六七十年代,古巴的卡斯特罗,就因为在美国门口出了个共产主义国家,美国就对人家恨之入骨,据说光暗杀卡斯特罗就暗杀了600多次。你说人家卡斯特罗怎么招你惹你了?不就是管着巴拿马运河吗?美国就非要把人家推翻。九十年代的萨达姆,你说人家萨达姆干什么了,又没奸他老婆,又没辱他老妈,人家就是在自己国家搞专制统治,人家伊拉克老百姓愿意接受,关美国屁事啊!可美国就是不爽!不就是因为伊拉克有石油吗?美国就想稳稳地当老大,就想要啥有啥,想欺负谁就欺负谁。”

“美国以后当不了老大了,现在中国崛起,影响越来越大,好多国家都巴结中国呢。菲律宾曾经在南海问题上与中国较劲,结果怎样?有事了美国对它爱理不理,只有中国才拿它当回事,是亲是近它还不知道?所以转过来就骂美国老流氓。台湾怎样?认美国当爹那么多年,可是自从美国与中国大陆建交后,美国也不愿与大陆撕破脸,公开***了。再加上,中国与俄罗斯背靠背,结成战略伙伴,互相支援互相协作,美国是真的头疼呢。”乙八卦起来,连国家大事都是滔滔不绝。

“只有小日本让人讨厌,日本就是美国在亚洲养的一条狗,叫它咬谁它咬谁,不叫它咬它还乱咬呢。”克己有点恨恨地说。

“不止是条狗呢,简直是丧心病狂。日本就像是中国人嘴里的那颗烂牙,随时让你上火让你头皮发紧脑仁疼,真想把它一下子拔了!”乙愤愤不平。

“小日本弹丸之地,一直就想扮猪吃老虎,想把中国吞并了。明朝时候倭寇上岸,结果被打得落花流水,哭爹叫娘,抱头鼠窜。日俄战争以后,日本贼心不死,侵略中国的妄想一直没有放弃。不要看新闻上整天报道中国人民与日本人民如何如何友好,净是瞎扯淡!日本人的狼子野心简直是昭然若揭啊!”克乙讨论起来这些话题,仿佛吃了激素,竟然也是一套一套的了。

“我听说日本学校的教师,从小学起就把中国作为侵略的对象去教育呢。”甲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小道消息,“不过,我看中国有的办法去治它。前几年的福岛核电站泄漏事件还记得不?我听说,是中国特种部队侦查到,日本名为建核电站,实际上是在研发核武器,称霸世界之贼心不死,所以派了几艘潜艇,用鱼雷把福岛地底下给轰了,让它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,哈哈哈哈……”甲说起这些也显得痛快淋漓。

乙的电话突然响起来,乙掏出手机看了看,“这是谁啊……”打开了通话键。

“你好,是哪位?……啊,赵准?!你不是去深圳了吗?来北京了?刚来北京没几天?……安顿好没有?安顿好了哪天有时间聚聚呗,好久没见了……今晚?好啊,今晚就今晚。你说在哪儿?你在双井,你不熟悉啊?那这样吧,七点,离你很近,双井桥南,路东,有个东来顺,我请你……你请我?不用不用,我在北京呆这么久,也算尽地主之谊嘛,给你接风嘛。……带我女朋友?哪来的女朋友啊,我还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饥,自由自在,无拘无束……哈哈,行,晚上不见不散哦。”

乙接完电话回来,几个人的讨论还在继续,就开玩笑:“咱中国这么多人,每人打个喷嚏,日本就得下暴雨;每人放个屁,日本就得刮台风;一人一泡尿,也把日本给淹了。***,我捐一个月工资;打日本,我捐一条命!”

克己笑道:“哇噻,典型的民族主义者,爱国者啊!”

“那当然!实在不行了,咱还有城管兄弟呢,打日本,没得说!”

“每人捐一块,咱就十几亿呢,要不,咱们先来十块的玩玩?哈哈……”能看得出来,克己谈起国家大事,也格外兴致勃勃。

乙跟赵准见了面,先来了个大熊抱,“你小子,好久不见了啊!这次下决心来北京了?”

“下决心了。”赵准也笑。

“到北京多久了?”

“刚来了半个月。”

“你小子真行,来半个月都不跟我联系?”乙嗔怪起赵准来。

“刚来的时候没你电话,是找别的同学要来的。再说了,刚来什么都没安顿好呢。”赵准有点难为情。

两人要了个火锅,点好菜,要了啤酒,先干了三杯。

“你现在干什么来着?”乙问赵准。

赵准掏出名片,“在深圳干了一年销售,自己感觉业绩还不错,但总是不习惯深圳的生活,还是想来北京,正好有朋友介绍,说是北京这家公司缺少团队负责人,可以给我一个小团队让我带,就回来了。还是做销售,不过是带团队,十来个人吧。”

乙瞄了一眼赵准的名片,张大了嘴巴:“不是吧?你就是新来的销售经理?真是风水轮流转啊,咱们转到一个公司来了,这么巧?!前几天我听说了,销售部新来了一个销售经理,挺牛的,没想到是你啊!”

“不是吧,老四,咱俩一个公司?”赵准也有点意外。

“那还有错?只不过我在理货部,你在销售部。”乙的眉毛高高地扬起来。

“怎么样?刚来到北京,还适应?有什么需要帮忙的?可以说一下,咱老四不敢说什么都能摆平,但对公司还是有一些了解的的。”乙对赵准很是关切。

“没什么,刚来嘛,总有个适应过程。销售部每天有晨会,几个经理一起讨论交流经验,蛮好的。”

“嗯,我听说了,销售部是有这个惯例。大家交流是蛮好的。”乙点头。

“可是,”赵准皱了一下眉,“销售部有个钱经理,钱程,你应该听说过,据说挺能干的,但这家伙好像对我有成见。”赵准叹了一口气。

“啊,还有这事儿?”乙有点意外。

“对啊,今天就盯上了我的一个手下。”很明显,赵准心里没底。


(本文为原创作品,转载请注明作者、出处。作者个人微信号Beijceo,公众微信号ChinaHRE,欢迎关注与交流)


  •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